孩子放学去哪儿?

厦门课后延时服务初试水呼吁社会共同支持

[bst2255贝斯特 日报]   2018-10-30 07:20   字号:T  |  T      废止,失效( 宣布失效)

  

课后,孩子们在社区“四点半课堂”的活动室里下棋。

课后延时服务与体育、美育等活动相结合。

  今年9月开始,厦门市部分公办小学、幼儿园开始试点课后延时服务,对学生提供课后托管服务。目前,除了厦门7所市属校,各区也相继公布课后延时服务试点校名单,在全市范围内逐步落实课后延时服务。

  孩子们放学后去哪儿,一直是家校和社会关心的话题,开展课后延时服务,是教育主管部门从校方着手提出的解决方案。近日,记者走访已经开展课后延时服务的学校发现,大部分家长表示从中受益,期待延时服务覆盖到更多学校。

  部分学校试点 服务各有特色

  17日下午5点左右,在厦门海沧双十附校,尽管当天课程已经结束,许多教室仍开放着。从小学低年级到高年级,每班都有20名左右的学生在教室内写作业,并有教师负责看管辅导。

  据介绍,为了让学生在课后托管期间能够有更多收获,海沧双十附校特别设立了田径、合唱、围棋、跳绳等47个兴趣班供学生参与,并将兴趣班的培训时间安排在放学后。因此,在学校课后延时服务期间,学生既可以选择在校做作业、阅读,也可以根据自己的兴趣爱好参与兴趣班活动,一举多得。

  不少提早到校门口准备接送孩子的家长表示,一、二年级的孩子下课早,原本家里总要有一个人专门在下午4点前赶到学校接送,学校开展课后延时服务后,家长轻松了不少。

  “每天晚上我们都要盯着孩子做作业,现在放学后孩子在学校遇到不懂的题目可以现场请教老师,更直接方便。”学校四年级1班一位陈姓家长表示,孩子喜欢足球,利用延时服务这段时间还能参加足球兴趣小组,比起在校外踢球让人放心多了。

  目前,厦门市实验小学、厦门五中等七所市属校已经开展了课后延时服务。思明区人民小学、故宫小学等10所小学和第一幼儿园、第九幼儿园等10所幼儿园被列入试点学校,湖里区有8所小学和5所幼儿园也公布试点课后延时服务,集美、海沧和同安区也都公布了试点校名单。

  根据《厦门市推进小学和幼儿园开展课后延时服务工作实施意见(试行)》,夏令时段课后延时服务结束时间为18:00,非夏令时段为17:30,服务时间不超过2课时。在课后延时服务中,学校将派教师开展学生自主阅读、完成作业,幼儿园留园看护等服务。此外,结合学校办学特色和实际,可由经教育主管部门认定的校外公益机构到校内提供服务,组织开展体育、美育、科技等实践培训活动。

  收费低管理优 家长更放心

  厦门开展课后延时服务,规定服务对象是下午正常放学后有延时服务需要、自愿参加的学生。根据相关文件,每30名学生将配1名教师,每90名学生加配1名管理或教辅人员,此外,还安排一名值班领导负责协调管理。而服务费按学期收费,小学是每生每月50元,幼儿园每生每月60元,一学期按照4.5个月收。

  在厦门实验小学三年级的学生家长林月玲看来,让孩子留在学校接受课后托管服务,比把孩子送到托管机构更加放心。作为双职工家庭,此前无奈之下,他们只能给孩子报了午托班和晚托班。放学之后,托管机构的老师会在校门口等候学生,将需要托管的学生统一领到机构中集中看管和辅导作业。但学校和托管机构间隔了马路,有时候托管的孩子数量较多,让她还是不能完全放心。

  “学校开展课后延时服务后我们就抓紧报了名。学校的延时服务收费低,每个月我们还能省下大几百元的托管费用。”林月玲说。目前,该学校参与延时服务的学生约300人。

  而在厦门五中等学校,值班老师还为每个课后托管班级建立了微信群等渠道,在签到签退、学生学习情况等方面与家长加强沟通。

  呼唤更多社会力量携手共建

  18日下午5点,在湖里街道康晖社区禹州新村小区的“欢喜430课堂”内,十余个小学生正整齐坐在课桌前做作业,其间陆续有其他小朋友推门进入,加入这个四点半课堂。

  来自附近康乐小学二年级的学生张谦涵正在课堂中埋头写着作文“扫落叶”,她的妈妈提早来到课堂外等着她。

  “多亏了这个社区课堂,下午小孩子放学后就可以就近来这里做作业,家长可以晚一点来接他们。”张谦涵的妈妈说。

  据悉,社区从2017年起筹办“欢喜430课堂”,禹州新村小区党支部与业委会、物业携手腾出近100平方米的空间为孩子们打造出了温馨的“小区书房”。

  来自湖里区开心社工服务中心的陈颖是康晖社区引进的、专门担任这个四点半课堂辅导老师的社工。每天她和一名家长志愿者都会准时守候在社区的这个课堂里,辅导孩子们做作业,组织他们看书、绘画、做游戏等。

  陈颖介绍,社区与参与课堂的家长签订了协议,明确了服务范围、双方的责任与义务,并严格实行签到签退制度,依托微信群,随时和家长沟通孩子到课情况、课堂表现反馈等,携手帮助孩子学习成长。

  事实上,厦门许多社区都开设了“四点半课堂”,近年来,也有不少社区依托社区书院打造了校外的公益托管空间。

  “学校开展课后服务,无疑会以‘良币’驱逐‘劣币’,让一些劣质校外培训机构没有生存空间。”有业内人士表示,在学校提供课后延时服务,为家长们托管孩子提供又一好去处,而对于一些优质校外培训机构,应该通过合理的引导,让他们成为学校课后服务的有益补充。

  对于学校开展的课后延时服务,教育部门表示,将先以公办小学、幼儿园为主试点,再逐步推广到民办普惠性小学和普惠性幼儿园。同时鼓励有资质和条件的社区、青少年宫等公益机构实施学生课后服务,也鼓励相关单位和志愿者提供公益性服务活动。通过吸收社会力量,在校内校外为学生打造多样化的课后学习成长平台。(记者 杨珊珊\文 施辰静\图)

记者手记

课后延时服务不是终点

  今年新学期开始,厦门逐步在部分公办小学和幼儿园试行课后延时服务,许多家长特别是双职工家庭纷纷点赞,期待这一政策为孩子们早早放学后去哪儿提供更多“答案”。

  学校提供课后延时服务,是教育部门和学校方面对教育责任的主动延伸,在解决孩子们课后去向问题上的积极探索。家长普遍认为,让孩子参加学校的课后延时服务在安全上更有保障,但课后延时服务具体要怎么做,除了托管看护、监督完成作业等,还能给孩子们带来什么?这将给学校带来更多的挑战和思考。

  课后延时服务,势必不能沦为以应试教育为目的的“加时赛”,不能变为加重学生课业的新课堂。随着当今社会对学生素质发展的更多期待,如何给孩子们提供更有质量的课后生活,成为政府、社会、家庭和学校应该共同努力探索的方向,缺一不可。

  在学校方面,可以尝试引入社工、大学生志愿者等参与学生看护,一方面可以减轻学校教师们的压力,另一方面,引入更多来自社会的新鲜血液,尝试让更多文化体育活动走入校园,提供丰富多元的校内延时服务。比如厦门就提出可由经教育主管部门认定的校外公益机构到校内提供服务,组织开展体育、美育、科技等实践培训活动。

  此外,对于已经相对成熟的社区四点半学校、社区书院等可继续支持发展,并加强对校外托管服务机构、兴趣特长培训机构等的引导规范,在探索解决家长后顾之忧的同时,为学生们创造更加多元化的、利于差异化发展的环境,让教育更具温度、深度。(记者 杨珊珊)

附件下载:

相关链接:

推荐给您的朋友:
姓      名:  *
内      容:  *
验 证 码:  *